菲律賓長灘島旅遊

長灘島旅遊

提供長灘島旅遊導覽,幫您規劃長灘島行程,帶您觀光長灘島

最新消息 首頁 最新消息
 
“芭蕾大叔”20年培養上萬名學員
2018.11.20

文章来源:由「百度新聞」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"http://www.ln.chinanews.com/news/2017/0926/85458.html?open_source=weibo_search"

  郎兆民一周沒有一個休息日,600名左右的小學員保不齊誰會請假、缺課,但63歲的他卻幾乎節節出席,極少缺課。 本人供圖1  周一至周五,晚5點半到晚7點,每天晚上一個班;周六,早8點半到下午4點40分,五個班;周日,早8點半到下午4點40分,五個班。每個班都有40名左右學員。  這是郎兆民一周的課程表,600名左右的小學員保不齊誰會請假、缺課,但63歲的他卻幾乎節節出席,極少缺課。  已與舞蹈結緣40多年的他,作為一名資深舞蹈教師,已有數以萬計的小學員學成而歸。  有人問,“您累嗎?”他說,“不累,因為我不認為我老了,每天和孩子們在一起,我苦和樂都在其中,永遠40歲。”  兒時個頭兒小小的他加入校文藝隊  9月24日晚7時,沈陽兒童活動中心蓓蕾劇場,一場特殊的舞蹈專場晚會上演。  臺上,將是郎兆民眾多學生帶來的匯報演出,他也將登臺和學生們一同表演。而無論是演出組織,還是臺下觀眾,也都是他的學生和家長們。  與舞蹈結緣40年,他終于有時間總結一下自己。  如果不是他自己說已經63歲,你無法與眼前這個精神頭十足、看起來大概40歲出頭的人聯系在一起。在他最熟悉的地方、每天停留時間最長的地方——舞蹈教室,他回憶起了與舞蹈最初的緣。  說起來,郎兆民的父母都不是學文藝出身,但當時個頭兒小小的他卻喜歡上了跳舞,看當時中學文藝隊里孩子們在一起跳舞,郎兆民特別渴望,后來加入了學校的文藝隊,開始慢慢接受舞蹈訓練。  特別有天賦的他很快學會了翻跟頭,這在當時的學員中并不常見。  15歲那年,那時還叫“沈陽歌舞團”開始招收舞蹈學員,郎兆民偷偷地報了名。  他沒有想到,之前學會不久的翻跟頭竟然可以派上用場,而真正讓他入選的,并不是翻跟頭,而是翻跟頭失敗后,摔的一個跟頭……  一個摔倒的跟頭讓他成功入選  “怎么樣啊?小伙子?疼不疼啊?”  郎兆民回憶起當時考試的情景,還記得當時考官甕聲甕氣的聲音。  當時“沈陽歌舞團”招收舞蹈學員,需要每個報名的學員進行自我才藝展示,郎兆民準備了一個舞蹈小組合,由不同的舞蹈動作組成。  “當時也是想加一個難度,給老師留下深刻的印象,就做了一個小翻兒,沒想到沒控制好,一下摔了個大跟頭。當時第一印象,就是‘完了,失誤了,看樣是沒戲了。’”郎兆民說,這個動作做過挺多次,雖然也曾經因為這個動作把鎖骨摔斷過,但考試必須拿出真本領,沒想到,竟然失誤了。  當時的考官先是問了他疼不疼,忍著疼站起來的郎兆民抖起精神頭,大喊了一聲,“不疼,一點都不疼。”  沒想到,考官樂了,“這都啥時候了,疼也不能說疼啊。”  當時并沒有得到明確的答案,回家之后,越想越覺得沒有希望,畢竟出了一個大失誤。  可就在他幾乎忘記了這件事時,一個月后,他竟然收到了錄取通知書!“別提多高興了,能穿上軍裝,還能做演員,很榮耀。”意外的驚喜讓郎兆民正式走上了舞蹈之路。  笨鳥先飛他把暖氣管“壓”漏水  沒有經過系統訓練的他,很快意識到自己和其他學員的差距,“當時的學習氛圍特別好,大家都特別用功,很多人都五六點鐘就起來練早功,我又沒有他們那么扎實的基礎,就只能更努力了。”  于是每天早晨四五點鐘,在舞蹈教室里都會出現郎兆民的身影。  沒人給壓腳背,他就把腳放在暖氣管下面壓,“后來,把暖氣管都給‘壓’漏水了。”  當時的教室里,還是那種白熾燈,不是特別亮,就算點著了,也需要時間,一點點地亮,一般都是教室里的燈亮起來,同學們開始陸續進來。  而這時郎兆民已經自己偷偷練了一個小時,“一條腿壓半個小時,經過了很長時間的加碼,兩條腿才算是軟了下來。”  那時候,周六周日文藝隊放假,他都是在學校練一會兒之后,才回家。  “舞蹈對比性很強,誰練誰沒練,一眼就能看出來,后天的努力很重要。我很知道自己的不足,所以就得比別人起得早、練得多才行。”郎兆民說。  日積月累,郎兆民的業務水平上了一個臺階。以前只能參與群舞的他,不甘心只做一個群眾舞者,憑借自己的努力慢慢地得到了老師的重視,并終于開始了雙人舞演出。  打著封閉纏著繃帶堅持托舉演出  在郎兆民看來,能駕馭雙人舞和獨舞,是對一個舞蹈演員的至高肯定。 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,郎兆民開始演出雙人舞。“那時候我和搭檔配合一曲《鴿子》,因為要有飛翔的感覺,經常會有托舉動作,一套4分多鐘的舞蹈下來,非常耗費體力。”郎兆民說,當時跟著舞蹈團外出演出,經常在外地的各大體育館嶄露頭角。  “當時也不知道累啊,記得演《鴿子》的時候,經常最后一個亮相,臺下驚訝的‘啊’的一聲,感覺特別幸福和興奮,終身難忘。”在那個年代,一個月下來,郎兆民可以拿到三四千元的演出補助費,收入還是相當可觀。  “當時拼命到什麼程度?因為經常要托舉,左側的胸膜損傷,連喘氣都疼,但第二天打著封閉、纏上繃帶繼續上臺。記得當時最高峰,一個節目里,有6次掌聲。”當聽到掌聲的那一刻,郎兆民感覺值了。  那次胸膜損傷,郎兆民記得在昆明體育館演出,為了能堅持演出,他打了一個星期的封閉。  練習和演出中,受傷是難免的,因為經常托舉,郎兆民的肘部損傷嚴重,護肘一戴就是20多年。一次去醫院看肘部的勞損,醫生看完片子之后,問他,“你是干木匠活的啊?胳膊總動?怎么能損傷這么嚴重?”  直到現在,肘部落下了病,涼一點兒都疼得不行,肘部一難受,第二天準下雨,比天氣預報還準。  成為一名合格的舞蹈教師是他的夢想  “那時候年輕啊,有股子沖勁兒。記得有一次,臀部上長了一個瘤子,去醫院做了手術,手術結束第二天就又上臺表演了。”郎兆民說,自己的舞蹈演員生涯在1995年告一段落,并在那一年在沈陽舞蹈團藝術學校成為一名正式的舞蹈教師。  “我一直認為舞蹈教師是一個非常高尚的職業,也一直有這個夢想,想在未來的時間里,成為一名合格的舞蹈教師,讓很多的孩子愛上舞蹈。”郎兆民在擔任舞蹈教師的同時,還兼任舞蹈科主任,負責學校的教學管理。  在學校里,他負責1個班,主抓教學。  此外,在周六周日的雙休日時,他還給自己加碼,受聘于鞍山的一個私人舞蹈學校,周末去給那里的孩子教授舞蹈。  “每周六早上6點,我就得坐上去鞍山的第一班大客車,那時候條件不好啊,車玻璃都是破的,冬天特別冷。”  就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,他連續往返沈陽與鞍山6年,在沈陽和鞍山培養出很多熱愛舞蹈的學生。  1998年,他來到了南湖兒童宮,也就是后來的沈陽兒童活動中心開始做業余舞蹈教師,一直到了今天,“學生何止成千上萬啊?太多了。”  學習芭蕾教學法攻讀到凌晨1點  為了能更好地做一名老師,實踐也要與理論結合在一起,“那時候要掌握芭蕾舞的教學元素,就苦讀《芭蕾教學法》,一讀就讀到凌晨1點多,這樣才能讓孩子們掌握最專業的知識,而不是阿姨、阿叔的教學模式。”  “要讓孩子們無論從起點、標準和內容都要是專業的舞蹈知識,學到的東西不一樣,他們才能展現出與眾不同的自己。”郎兆民說。  在教室里,是郎兆民的“一言堂”,“要想學到真本領,不能哄著孩子玩,沒有規矩不成方圓。舞蹈室里的一切聽我的,按照教學計劃一步一步地進行。”  雖然這樣說,但郎兆民還是非常尊重家長和孩子的意見,針對不同的孩子制定不同的教學計劃。  孩子們晚上5點才上課,他卻還像以前那樣要求自己,經常早6點起床練早功。  郎兆民清楚地記得母親的囑咐,“既然干了,就干好。認真做事肯定不會錯。”  邱先生的女兒在郎老師的舞蹈班學習已經有一段時間,“郎老師特別嚴厲,但跟他學習的孩子,沒有不喜歡他的,家長們也認可。在他身上你完全感受不到是一名老人,感覺他隨時都充滿著力量和精神頭,隨時可以投入工作。”  一周7天他天天有課極少請假  寬敞的舞蹈教室里,采訪中不時有家長慕名而來,敲門想讓孩子加入郎老師的舞蹈班,但由于多個班已經爆滿,無法再接納新的學員,郎老師只能表示感謝后,禮貌地請家長離開。  這樣的情形幾乎每天都會上演,可郎老師的時間已經安排得不能再滿,63歲的他享受著教授學生帶來的幸福感和成就感,也需要時間來調整和休養自己。  郎老師沒有微信,甚至做舞蹈老師這么久以來,也沒通過各種形式進行過宣傳,只是家長們口口相傳,一個告訴一個,甚至有從蘇家屯區和開原市來學習的孩子。  你也完全體會不到他的辛苦,正常的上班族,五天工作日,兩天公休日。63歲的郎兆民則是一周7天,天天有課。  “周一至周五,晚5點半到晚7點,每天晚上一個班。周六,早8點半到下午4點40分,五個班。周日,早8點半到下午4點40分,五個班。每個班都有40名左右學員。”這是郎兆民一周的課程表,學生們有的時候串個課,他卻極少請假。即便有人代課,他也不放心,總要親力親為。  郎兆民說,“這也算是對自己的一個要求吧,也是職責所在,孩子可以遲到、串課,但我不能。如果我不能給孩子做榜樣,還怎么讓孩子們信服?”  對話郎兆民  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  記者:走出舞蹈教室的您,生活中的您,是怎樣的?  郎兆民:不上課的時候,我大多宅在家里,愛好也比較單一。平時喜歡看看電視:武林風、世界新聞是每天必看的。白天會睡一會兒懶覺,恢復一下體力。現在兒子和女兒都在美國,經常和外孫女、外孫子視頻聊聊天。  記者:如果想聽到別人對您的評價,希望是怎么評價您呢?  郎兆民:舞蹈是創造美的,我希望孩子們和家長們能和我一起共享舞蹈帶來的快樂、自信和勇敢。我很熱愛和珍惜我的工作,學生們都是我的孩子,我希望他們聚是一團火,散是滿天星。  記者:看您特別年輕,無論從外表還是生活中,都看不出您已經63歲,一定有什麼秘訣吧?  郎兆民:我心里從來不認為自己老了,我感覺我會永遠40歲。我每天都和孩子們在一起,他們不允許我老,一旦走上舞臺、開始講課,我就像打了雞血一樣。我的兩面性很強,平時的時候很安靜,但一旦進了課堂,就是孩子們的榜樣。  記者:你和孩子的關系是怎樣的?  郎兆民:嚴師、慈父、朋友。其實舞蹈只是一個表皮,實際上要教給學生的是你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學會自信、堅強、勇敢,在困難面前變成一個強者。苦是暫時的,美才是永遠。  記者:舞臺對您來說又意味著什麼?  郎兆民:舞臺是我的生命,離開舞臺,我就沒有意義了。當年帶傷,一切都是為了演出。而現在轉換了角色,就是把自己最好的經驗教給孩子們,讓他們延續舞臺夢想。  遼沈晚報、聊沈客戶端主任記者楊帆編輯:王藝霖本文為商業資訊,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本網無關。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用時性,本網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糾錯電話:024—23500736

關鍵字標籤:舞蹈教室租借推薦

克羅埃西亞北海道旅遊巴里島自由行帛琉

幫您規劃菲律賓長灘島旅遊行程,長灘島旅遊,長灘島自由行導覽與行程建議,長灘島必買物介紹,讓您留下難忘的回憶